南京治疗癲癇权威医院赵

向下

南京治疗癲癇权威医院赵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五 八月 02, 2013 4:00 am

南京治疗癲癇权威医院赵凡尘出手速度极快,窜上去就是拳打脚踢,矮冬瓜小混蛋被踢的滚出去了几个个,浑身都是水泥,花格子衬衫已经看不出来样子,一脚将小混蛋踢飞,他身后的那些社会流氓二流子居多的混子当场全傻眼了,这尼玛也太猛了吧,二话不说,上来就一顿猛打,一看老大被人像死猪一样打的满地乱滚,毫无还手之力,身后跟着闹事儿的人愣是没人敢动。  “操!”随即反应过来的流氓二流子里那几个是小混蛋心腹骂了一声,扑了过来,抬脚一踢,小混蛋拄着掉在地上的铁镐飞了起来撞在三个流氓的胸口,他们立刻被撞翻了,两步窜了上去,伸手接过铁镐,调转镐头,手里的镐把就像是活了一样,挥舞着,抽在那帮以街头流氓居多的农民工的队伍里,顿时惨呼声响起一片,开塔吊的小伙子在上面就看到这样蔚为壮观的一幕,一个穿着一件发白上面沾染水泥的旧衬衫,踩着解放牌胶鞋玩具娃娃的青年手里挥舞着一把铁镐,追着三十多个街头混子跑,追上一个捅翻一个,一眨眼的功夫,一触即溃的街头混子全都倒在了沙子堆上捂着肚子,滚来滚去,面部表情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张有财这边的农民工顿时发出震天的欢呼声,大家一个个热血沸腾,干劲十足,满眼都是崇拜的目光放着把镐把丢在地上的走回来的赵凡尘。  “小凡哥,你刚才太神奇了,比俺老家哪儿的张疯子干仗都厉害。”狗娃一脸崇拜的表情,眼神炽热的望着赵凡尘,一副俺就知道小凡哥最牛的神色,小家伙激动的眉飞色舞。  “小凡,刚才长了我们的志气,看谁以后还敢把俺们当成软柿子捏?????”  “对,这帮王八蛋就该给点儿颜色瞧瞧,让他们吃点儿苦头,我们河塘的爷们不惹事儿,出了事儿也不怕事儿。”  河塘老矿山的农民工群情激愤,这些个二十多岁的搞装潢的小伙子,在老矿山那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这是到了大城市里为了养家糊口挣点儿血汗钱才忍气吞声,能忍就忍,没把法,谁让自己挣人家的那几个臭钱呢,在这个世界上离开了钱啥也干不了,寸步难行,这些小伙子都等着挣钱交学费或者攒钱娶媳妇呢!  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张有财苦着脸,叹了一口气:“小凡,不动手还好,一动手,咱这承包楼房内部装潢工程的事儿怕是铁定要没了。”  也是,他一向待谁都是和和气气的,谁也不愿意得罪,就是有身后跟着这么一帮等着赚钱的小伙子,承包不上工程没活儿干,大家就没钱赚,这几十号人就是一天三顿饭的伙食费花销下来都是一笔负担不起的开销,这年头干点儿啥事儿,难哪!  “财叔,出了事儿有我呢,我给您打包票,这工程铁定是咱的”  看到赵凡尘信心满满,稳操胜券的样子,张有财欲言又止,也不好在说什么,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他心道小凡这孩子还是太年轻啊,打了小混蛋,正好中了三包的计策,落人口食,这干了一半的工程铁定是没了,工程款可咋要呢?这几十号人,今晚住的地方还没着落呢。  看到张有财一脸隐忧的样子,赵凡尘也不多说,作为工头他有他的难处,既要让大家有钱赚,还要保证不出事儿,抽出烟递给张有财一根,又摸出几盒烟,让张胜利散给大家,转身对剩下的那几个跟着小混蛋起哄的农民工,赵凡尘并没有为难,背井离家出来打工,谁也不容易,他递给几个人一支烟,扬声道:“出来打工挣钱谁都不容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们要是愿意上别的工地找活儿干,我不拦着,要是愿意留下跟我们干装潢工程的,我们也欢迎?????”  赵凡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迎面走来的一个白衬衫,白裤子,带着红色安全帽,满脸怒容的黑胖子给打断了:“谁这么大的口气啊!这里什么时候是你说了算了。”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高价雇来的打手,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小混蛋,他的脸更黑了,就像是烧焦了的木炭。  “黄哥,您看今天这事儿给弄的,手底下的小伙子们年轻人火气大了点儿,我们都干了一半了,您看这工程的事儿?”张有财赶紧陪着笑脸迎了上去。  “老张你他妈的是不想在这一行干了,工程的事儿没戏了,带着你的人马上给我滚蛋,把打人的给老子留下,拿二十万的医药费,不然的话,今天谁也别想走。”黑胖子黄二奎一把将张有财推搡的一个踉跄,骂骂咧咧的,呲出一口让人恶心到反胃的黄牙,一副江湖匪气的土匪模样,比他娘的黄世仁还要猖狂嚣张。  “黄哥,话不能这么说啊,是你先不让俺们干工程的,这工程我们不干也成,医药费我们也照赔,您把我们干了那一半五十万的装潢工程款先给南京治疗癲癇哪家医院好结了吧。”张有财没生气,反而笑的更加憨厚,忍气吞声的依然陪着笑脸凑上去说和,希望能争取回来一点儿。  “草!要你马勒戈壁的工程款,人被你们给打成这样,你们还想要工程款,就你们他妈干的那活儿,还好意跟老子提工程款,今天不拿出二十万的医药费,谁他妈也别动,谁动我弄死谁,你们以为我黄二奎是吃干饭的,草泥马的,一帮子乡巴佬??别给脸不要脸啊??”张有财的忍气吞声反而更加助长了黄二奎的嚣张气焰,像黄二奎这样的,你越是说好话,他就越当你是软柿子好欺负,往死了可劲的整你,反而会更加让他觉着肆无忌惮,不可一世。  啪的一声,黑胖子黄二奎直接甩给了张有财一巴掌,他几十岁的人了,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中打脸,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黄二奎这是仗势欺人。  张胜利和狗娃将踉跄出去的张有财扶住,怒不可抑的嚷道:“黄二奎你他妈凭什么打人?”  一股强烈的杀机以势不可挡的速度从赵凡尘的心底升腾而起,直往脑门子上猛窜,不过他的脸上去看不出什么。  “凭什么打人?老子他妈打的就是你们,就凭老子是工程三包,老子说不给你们钱就不给,说不让你们干工程你们这帮泥腿子就得给老子滚犊子,你们不服,谁敢动我一指头试试?”黄二奎太阳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着,一张不可一世的肥脸欺了过来,像是疯狗一样叫嚣着。  黄二奎的话音刚落,啪的一声,就被赵凡尘一巴掌给抽飞了出去,赵凡尘阴沉着脸色,早就看不下去了,上来就是一巴掌加一脚,黄二奎被踹飞了出去,撞在几捆钢筋上,两个反应过来的打手一看主顾被人打了,立刻扑了上来,赵凡尘抬脚一踹,咔嚓一声一个一身西装的打手腿骨就被踢折了,脖颈上被赵凡尘捣了一肘子,下巴脱臼了,歪着脑袋跌撞了出去,另一个直接被一记劈腿扫中,闷哼一声就栽倒在地上不动弹了。  大步走过去,赵凡尘捏着黑胖子黄二奎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拖到一边,给自己点上一支烟:“二奎是吧?是谁让你这么嚣张跋扈的,我跟你商量点儿事儿?”  黑胖子黄二奎当时就被赵凡尘给瞬间突施暴手给打懵了,牙齿都被打掉了几颗,小腹上传来南京治疗癲癇哪家医院好一阵钻心的疼痛,早上吃的火锅差点儿给打的吐出来,他惊恐的望着笑眯眯的赵凡尘:“哥哥,您说啥事儿,弟弟我一定照办,工程您接着干,工程款的事儿,我明天就给您去准备还不成么?”  “我说的不是工程的事儿,我是说卸你一条胳膊呢,还是卸你一条腿呢?你自己选吧!”吸了一口烟,喷在黑胖子黄二奎的肥脸上,赵凡尘踩着他成都癫痫病医院的胸口。  “哥哥哎!我的亲哥哥哎!工程您愿意咋干就咋干,工程款弟弟保证只多不少,刚才是我不对,我是畜生,今晚川香居,弟弟摆酒给您压惊,兄弟们的工资涨到八十行不?求您饶了我吧。”  黑胖子当场就怂了,哭的像个二货一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哪里还有刚才的得势不饶人的嚣张。  “那你知道该怎么说了!”赵凡尘松开了黄二奎让他站了起来,这厮摸了一把嘴角的血和鼻涕,一瘸一拐的走向张有财这帮农民工:“张哥,工程你跟弟兄们接着干,工款的事儿包在弟弟身上,这里有一万钱,你拿着请兄弟们晚上吃个烧烤啥的,就当是弟弟给兄弟们赔罪了,您要是不接着,就是不原谅弟弟了。”  黄二奎从衬衫里摸出一沓崭新的百元钞票硬塞到张有财手里,差点儿当场就给众人跪下了,张有财和众人转头望着向赵凡尘,赵凡尘人畜无害的耸耸肩膀,表示跟我没关系。  抓着手里的一万块钱,张有财都不干相信今天的事情是真的,他甚至黑胖子黄二奎的为人,一会儿铁定会带着人秋后算账的,他要是接了这钱就惹了大麻烦了,黄二奎三兄弟在建筑工地上是三霸,没人敢惹他们,他赶忙道:“黄哥那里话,这钱我不能要,您留着买烟抽吧!”  “给钱还不要,拿着,怕啥!”赵凡尘把钱接过来,在手里掂了掂,旁边的黑胖子黄二奎陪着献媚的笑脸,不过一双小眼睛里闪过一抹厉色。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41
注册日期 : 13-07-31

查阅用户资料 http://12334.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